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也説寒食節之起源

來源:運城晚報發佈者:時間:2021-03-17

◎王桃令

▲夏縣裴介村介子推像 (資料圖)

寒食節由介子推忌日紀念活動發展而成

介子推(公元前680年~前636年),又名介之推,後人尊為介子,春秋時期晉國安邑杏花村(今夏縣裴介村)人。

介子推少時為葬父,典身進宮,因處事勤謹,被選為晉國公子重耳的布衣隨從。

晉獻公二十一年(公元前656年),驪姬作亂,公子重耳被迫背井離鄉,流亡了19年。重耳流亡時,先是被父親晉獻公追殺,後是被兄弟晉惠公追殺,經常食不果腹、衣不蔽體。但介子推始終不離不棄,一直盡心盡責地侍奉着重耳。

有一次,重耳斷糧快餓暈了,為了讓重耳活命,介子推從自己腿上割下一塊肉,與野菜同煮熬成湯給重耳喝。重耳知道後非常感動,聲稱有朝一日做了君王,定要好好報答介子推的恩德。

在重耳落難之時,介子推仍能如此忠心耿耿,實屬難能可貴。

公元前636年春,重耳在秦穆公的支持下,返回晉國登上大位,史稱晉文公。重耳能得返晉國,登上王位,與介子推不畏艱險、勤謹理事、無私奉獻、捨命護主不無關係。

晉文公即位後,賞賜隨從他逃亡的人員,卻沒有賞賜對他既有功又有恩的介子推。據不同典籍記載,介子推對晉文公沒有賞賜自己這件事,有兩種説法。儘管這兩種説法有所不同,但都將介子推淡泊名利、不貪功、不言祿、急流勇退的高尚品格描寫了出來。

《左傳》記載“介子推不言祿”

左丘明撰寫的《左傳·僖公·僖公二十四年》載:晉侯賞從亡者,介之推不言祿,祿亦弗及。推曰:“獻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惠、懷無親,外內棄之。天未絕晉,必將有主。主晉祀者,非君而誰?天實置之,而二三子以為己力,不亦誣乎?竊人之財,猶謂之盜,況貪天之功以為己力乎?下義其罪,上賞其奸,上下相蒙,難與處矣!”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誰懟?”對曰:“尤而效之,罪又甚焉,且出怨言,不食其食。”其母曰:“亦使知之,若何?”對曰:“言,身之文也。身將隱,焉用文之?是求顯也。”其母曰:“能如是乎?與女偕隱。”遂隱而死。晉侯求之,不獲,以綿上為之田,曰:“以志吾過,且旌善人。”

《新序》記載“介子推拒祿”

西漢劉向撰寫的《新序·節士》載:晉文公反國,酌士大夫酒,召咎犯而將之,召艾陵而相之,授田百萬。介子推無爵,齒而就位,觴三行,介子推奉觴而起曰:“有龍矯矯,將失其所。有蛇從之,周流天下。龍既入深淵,得其安所。蛇脂盡千,獨不得甘雨,此何謂也?”文公曰:“嘻!是寡人之過也。吾為子爵與,待旦之朝也;吾為子田與,河東陽之間。”介子推曰:“推聞君子之道,謁而得位,道士不居也;爭而得財,廉士不受也。”文公曰:“使我得反國者,子也。吾將以成子之名。”介子推曰:“推聞君子之道,為人子而不能承其父者,則不敢當其後;為人臣而不見察於其君者,則不敢立於其朝。然推亦無索於天下矣。”遂去而之介山之上。文公使人求之不得,為之避寢三月,號呼期年。《詩》曰:“逝將去汝,適彼樂郊。適彼樂郊,誰之永號?”此之謂也。文公待之不肯出,求之不能得,以謂焚其山宜出。及焚其山,遂不出而焚死。

晉文公感念介子推跟隨他以來一直像對待父兄一樣為他操勞,感念介子推在他危難之際捨身救他的恩德,將其母子厚葬於綿上,並把綿上田定為介子推祭田。

晉文公為紀念介子推,下令在介子推故里裴介村和其死難地綿上為介子推修祠立廟,同時詔令全國:介子推忌日舉國禁火寒食,以寄哀思。

晉代陸翽《鄴中記》載有:“鄴俗,冬至一百五日為介子推斷火,冷食三日,作乾粥,是今之糗。”

介子推位卑品高,聖人孔子多次稱頌過他(見《史記·仲尼弟子列傳》)。他那平凡卻又偉大的忠孝德行,後人高山仰止。晉國百姓每年都會自覺地在介子推忌日禁火寒食,緬懷先賢介子推。

不過,後來在介子推忌日禁火寒食的做法受到了非議。

《後漢書·周舉傳》記載,約在公元130前後,幷州刺史周舉作了憑弔介子推的祭文放在他的廟裏,説嚴寒的冬天要禁火一個月,讓百姓吃冷食,殘損百姓生命,這不是賢人的意思,並向百姓宣傳,使他們恢復熟食。

曹操《明罰令》記載:“聞太原、上黨、西河、雁門,冬至後百五日皆絕火寒食,云為介子推。子胥沉江,吳人未有絕水之事,至於推獨為寒食,豈不悖乎!且北方冱寒之地,老少羸弱,將有不堪之患。令到,人不得寒食,若犯者,家長半歲刑,主吏百日刑,令長奪一月俸。”

據《晉書·石勒傳》記載,十六國後趙時期,大臣徐光以“禁寒食,不敬介子推,致使天怒,引發特大冰雹災害”為由,請求恢復禁火寒食舊風。後趙皇帝石勒同意“幷州復寒食如初”。

顯然,直到後趙時期的公元330年,禁火寒食只是紀念介子推的祭祀活動,還不是人們所説的“寒食節”。

隨着時間的推移,介子推忌日禁火寒食的習俗,從晉國屬地(山西省全部、陝西省東部與北部、河北省中部與南部、河南省西部和北部、山東西北部與內蒙古一部的廣大地區),擴展到了全國各地。寒食習俗也從禁火、寒食、紀念介子推,擴展到祭祖、踏青、賞花、插柳、蹴鞠、鞦韆、放風箏、詠詩、家宴等。至此,中國有了一個不獨為紀念介子推的、大家都喜歡的節日——寒食節。

《唐會要·卷八十二·休假》明確記載:“(開元)二十四年二月十一日敕:寒食清明,四日為假。至大曆十三年二月十五日敕:自今已後,寒食通清明,休假五日。至貞元六年三月九日敕:寒食清明,宜準元日節,前後各給三天。”因此,《中國傳統文化大觀》載:“大致到了唐代,寒食節與清明節合而為一。”

綜上所述,説寒食節因介子推而起是有道理的。説寒食節是公元前637年冬至後第105天,有些牽強。

祭祀子推的寒食與古人改火習俗無關

《辭海》對“改火”的釋義是:“古代鑽木取火,四季換用不同木材,稱為‘改火’,又稱改木。後亦用以比喻時節改易。”

典籍對於改火習俗的記載很少,僅能查到《論語·陽貨》:“舊谷既沒,新谷既升,鑽燧改火,期可已矣。”何晏《論語集解》引馬融曰:《周書·月令》有更火之文。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棗杏之火,季夏取桑柘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一年之中,鑽火各異木,故曰改火也。

至於一年四次改火的具體時間,改火時熄、起火之間是否有數日間隔,是否需要在改火前準備改火期間的食物,有哪些具體儀式等,都無資料可查。之所以無資料可查,很可能是源於遠古時期的改火習俗,到了西周後期就消失了。後漢周舉和曹魏時,曹操只提取消祭祀介子推的禁火寒食,而沒提取消其他三次改火(特別是冬季改火)的事實,就是其他三次改火習俗已經不存在了的證明。

假如一年中四次改火的熄、起火期間沒有數日之隔,那麼就不存在禁火寒食的問題了。

假如一年中四次改火的熄、起火期間都有數日之隔,那麼一年中就要有四次吃冷食的可能。把這四次冷食都稱之為“寒食”是很不恰當的。

春季改火的熄火日期與介子推的忌日是否是同一天?就算兩者是同一天,就算都有禁火寒食之説,但其含義卻大不相同。

更為重要的是,沒有任何文獻資料有把改火稱為節日的記載,如果把春季改火稱為“寒食節”,那麼夏、秋、冬三季的改火又該怎麼稱?顯然,把春季改火稱為寒食節是毫無依據的。

寒食節就是寒食節,與歷史上的改火無任何關聯。它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個為紀念品德高尚的布衣百姓而立的節日。

寒食節藴含的在家裏盡孝、使家庭和睦;在外盡忠、為國家作出貢獻的家國情懷,通過節日代代傳承。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