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情感講述>

在京城做“陪讀”我感受到不一樣的風景

來源:發佈者:時間:2021-02-26

記者 孫芸苓

本期講述者:夏天(化名),女,46歲,企業下崗職工

◆看到他的瞬間,感到這個男人身上有某種帶光的東西

大學畢業後,我是被父母“親情綁架”回到運城的。我的初戀是我同學,他家在南方,想讓我去他那裏,而我父母想讓他來運城,他在家也是獨子,雙方父母不同意,我們無奈只有分手。

我本就是個心性高的人,和初戀男友感情很好,分手後那種情傷困擾了我多年,使得我很難再進入一段新感情。直到在同學處聽到他結婚的消息,我心痛的同時也有了某種危機感。

心急的父母把相親當作大事來抓,然後,我迫於無奈,在七姑八姨的張羅下,開始相親。

見經過幾個相親對象之後,我真是心灰意冷。

記得和我丈夫見面的時候,是個春天,他是我父親同事介紹的,為了應付老爸我不得不前往,我懶得換裙子,而是穿了一身運動衣就前去了。看到他的瞬間,我心中一動,感覺這個男人身上有某種帶光的東西。

坐定後,他問我想吃啥,我就懶懶地説:“你吃啥,就給我一份一樣的就可以。”因為那時小城裏所謂的西餐廳也就那幾樣東西。他點了漢堡還有一份蔬菜沙拉,一人一杯咖啡。他遞給我咖啡的時候,我抬眼看他,是個臉色微黑有雙劍眉的大男孩,是多次相親對象中最精神的一個,我有點後悔自己不修邊幅的樣子。簡單聊了幾句,知道他的情況和我差不多,也是迫於家長的壓力回到小城,雖然心有不甘但到了年齡就要考慮家長的安排。那天,我們因為同樣的境遇,竟然聊得很投機,我對他也有了幾分好感。

本來,我想好好和他聊聊,可是不知怎麼了那天我心情很壓抑,吃了幾口漢堡,肚子疼得噁心想吐。

他看我不舒服,就徑直到吧枱,要了熱水,接過他遞來的熱水,發現裏面竟然還放了紅糖。當時我心頭一熱,感覺他是個細心的男人。

告別後,我心裏一直想着他的樣子,有些後悔自己對這次相親的不重視。平時都會在老媽的監督下穿得淑女點,起碼化個淡妝,而那天竟然穿着平時跑步的衣服就去相親了。

但這樣的想法也只是在我心頭一閃,我想我已經錯過了最愛,那麼無論什麼人在我心裏都不會留下太多的痕跡。於是,我讓自己心情放空,該幹嘛幹嘛。

當我跟老媽説,這次人家又沒看上我時,老媽竟然沒有生氣,還高興地説:“這個男孩條件不錯,媒人説,人家男孩看上你了,而且説是很滿意。”

我當場呆愣,難道他喜歡運動型的?緊接着我們就開始單獨約會,他性格沉穩、不急不躁,超出我對他的預期。

熟悉後,我還納悶地問他,怎麼就能看上我?他笑着説,我那天的自然是吸引他的關鍵。他説相親多了,看夠了那種濃妝豔抹、説話故作矜持的女子,總算是看到一個天然的美女,是他心動的原因。

◆走進婚姻,成為寶媽,庸長的歲月消耗着我僅有的靈性

就這樣,我們從相親、戀愛到訂婚、結婚,不到半年一切搞定。

婚後,磨合期還沒過,我就懷孕了,接下來養胎。公公、婆婆都是很好的人,傳統的家風,尋常的日子。磕磕絆絆中,也很温馨。他一直按部就班地工作,兢兢業業,事業穩步前進。我是基本放棄了在單位的升遷,因為孩子、因為老人、因為他……

從28歲嫁給他,好像日子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孩子就上幼兒園了,不知不覺孩子高中畢業上大學了。老人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然後就是跑醫院,我整天是到單位忙一會兒,然後就急急往家趕,然後洗衣做飯,吃了飯收拾,日復一日也習慣了。

如果生理期那幾天我身體不適,婆婆也是親自進廚房收拾,不讓我丈夫幹活。我媽經常説我,在家裏他們不捨得用我,可是到了婆家就不一樣了,我成了高級保姆。

如果我想偷懶幾天,就得找藉口回到孃家,那也得是孩子放假的時候。回到我從前的閨房,看着那台已經蒙塵的古箏,我都懶得再去彈它,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吃頓媽媽做的飯。

◆不知什麼時候,身邊的那個人有些心猿意馬

等到老人去世,孩子上學,家裏突然就安靜了許多。此時的他已經在單位擔任要職,應酬很多,人越來越散發出成熟男人的魅力。一次他們單位搞活動,説是可以帶家屬,他猶豫半天才説讓我打扮一下。我翻看了櫃子裏的衣服,什麼時候我的衣服大多成了運動裝,真是沒有一件能撐起門面的衣服。

我第一次從他眼裏看到了失望,看到了一種類似嫌棄的眼神。我感覺他似乎離我越來越遠,我已經難以夠到他的高度。他這些年保養得很好,因為經常外出應酬,他穿着也十分講究。而我幾乎放棄了自己,為了行動方便,照顧孩子方便,我幾乎常年是運動鞋、運動裝。已經有了白髮,額頭也有了皺紋,那雙眼睛也缺少了當初的靈氣,我突然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我不禁問自己從前那個心中有音樂有詩歌的文藝青年去哪裏了。我一時心中升起幾分自卑,我找藉口沒有和他一起出席活動。

一天,閨蜜秋告訴我,你得注意你老公的行蹤了,最近聽説他和一個年輕女人走得很近。聽了這話,再結合他最近對我的態度,我知道他有些嫌棄我了。我後知後覺地想起,他這段時間到家總有幾分心神不寧,不停地和手機上的某個人聊天。

感覺到了他某種變化的我,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而是選擇了隱忍。這種境遇,讓我反思自己,這麼多年,我都好像在為別人活,都沒有好好愛過自己。歲月無情,少女時的那些愛好和夢想好像都讓我壓在心底的最深處,原本的那點靈氣都在柴米油鹽中損耗殆盡。

我讓自己冷靜下來,回想這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我丈夫他應該對我還有感情。畢竟我在家裏二十多年,該盡的義務和責任我都盡了,我不虧欠任何人,包括我的丈夫。

◆京城陪讀,我看到了更好的風景

後來,閨蜜秋給我打電話説她如今在北京帶孫子,鄰居家有個女教授想找個陪讀的人,一個月給5000元,工作內容就是給她讀書。我當時沒明白陪讀是怎麼回事,秋解釋説,就是有位高校的女教師,做了白內障手術,恢復期間想找個人給她讀書。秋知道我大學學的是漢語言專業,以前也喜歡彈琴朗誦詩,感覺我能勝任,就想讓我到北京接了這個活。等女教授眼睛恢復了,我就可以隨時回家,是個短期的工作,工作輕鬆,工資還不少。

我心情本就不佳,聽了秋的話,就準備去北京接下這份工作。我所在的企業不景氣,我下崗多年,已經成為家庭主婦,如今有這樣一個機會,我決定去北京還個環境。我沒有徵求丈夫的意見,只是出發前告知了他一聲。

走進李教授的家,我感慨不已,她家最大的房間是書房,整整一面牆的書。我每天的任務就是按着李教授的吩咐,去書架上找到她想要看的書,然後給她朗讀。李教授是個非常重視生活品質的人,她經常買鮮花裝飾家。看着她優雅地品茶、聽音樂、聽我讀書,我想原來生活還可以這樣美好。

從泰戈爾的詩、莫言的小説,再到文學經典《紅樓夢》,我那段時間一邊陪讀,一邊重温自己年輕時的詩人夢。開始寫點打油詩讓李教授幫我指點。李教授是這方面的專家,給我介紹了幾本舊體詩寫作指南,讓我豁然開朗。我一邊給李教授讀書,一邊把所思所想寫成舊體詩,竟然積累了不少原創詩歌,還在一個文學平台上發表了一組,讓我自信心倍增。

李教授身體恢復得也差不多了,我就告別她回到家裏。這半年的陪讀讓我看到了一種不一樣的精神世界,女人不應該因為家務和生活的不容易就放棄自己的成長。

◆回到運城,我開始了不一樣的生活

回到家裏後,我改變了自己的生活,我每天把自己的日子填充得滿滿的,把自己收拾得美美的,我還在網絡視頻上學做菜,雖然只有我們兩個人,我也把飯菜做得精緻有營養。

漸漸地,他在家裏的時間多了起來,當我做了可口的飯菜,他會誠懇地感慨還是家裏的飯好吃。一天,我正在家朗誦詩,他回來了,靜靜地聽了一會兒,説:“這是你寫的詩,感覺還挺好聽,你什麼時候學會寫詩了?”

我説:“我之前就是學中文的,所以學起來不算難。”

他説:“最近發現你變了,變得讓我不認識了”

我説:“不是我藏得深,是以前太忽略自己了,為了這個家丟失了自我,也沒有好好讓你瞭解我。”

這段對話之後,我們夫妻的感情恢復了不少。

慢慢地,他在家待的時間多了,也樂意和我説話了,問我寫詩的體會,插花的講究。去外面應酬,也願意帶着我了,只是我不喜歡那種無聊的應酬,但一些重要的時刻,比如他同學孩子結婚之類,我還是會陪他盛裝出席的。我感覺,他不再忽略我的存在,而是很高興地把我介紹給他的朋友們。

我也在學習寫詩和插花的過程中,結識了一羣有素質的閨蜜,我們經常聚會,而且大家約好,見面都要穿得美美的。

來年,丈夫單位又搞聯歡會,他説:“同事們聽説你自己寫詩自己朗誦,很有特點,讓家屬出節目,你來給我捧場吧。”看他那麼真誠,我就答應了。

只有愛自己,才會贏得別人的愛與尊重。一個失去自我的女人是悲哀的,學會豐富自己,學會關愛自己的內心,從平淡的日子裏找到那個更好的自我。你會發現,生活中還有許多讓你感到美好的細節,從而活出那份屬於自己的精彩。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