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情感講述>

河東吟誦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柴海軍
輕吟慢誦 帶着責任前行

來源:運城晚報發佈者:時間:2021-01-15

□記者 孫芸苓

人物介紹

▲柴海軍近照

柴海軍

1976年生,山西絳縣人,教育管理碩士,康傑中學語文教師。中國教育學會十一五規劃課題專家組成員,教育部全國十佳教改課題主持人,全國五所師範大學國培計劃外聘專家講師團成員,全國首屆中學語文學術先鋒人物,中華書局優秀傳統文化教育2015年度教學人物,全國中心核心期刊《語文教學通訊》2016年第二期封面人物,中國孔子基金會三屆中華經典吟誦大賽山西賽區評委會主任,山西省骨幹教師,省級教學能手,三晉名師,三晉課改名師,教育部國家語委2019迦陵杯詩教中國講課比賽一等獎第一名,全國第三項吟誦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河東吟誦代表性傳承人,本源語文課程開發人。

突發靈感,探索古文教學新方法

記者第一次見到柴海軍,他正在舞台上吟誦《詩經》:“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抑揚頓挫、婉轉優雅的吟誦,讓記者感受到了那份古意。尤其是他用河東方言吟誦出的詩句,更有種獨特的魅力。記者忍不住走近他,一探究竟。

柴海軍,1976年生,運城絳縣人,教育管理碩士學位,如今在康傑中學教書。他是位非常用心的老師,在帶課的過程中,他發現孩子們對古文學習有些困難,背誦文章不是那麼流利,到考試的時候往往因為對古文的原意理解錯誤而丟失分數,身為語文老師的柴海軍常常感覺十分遺憾。

2006年,教育系統推進經典進校園活動,加大學生對傳統文化經典的學習力度。柴海軍説,當時學校選的是《論語》。柴海軍本身是個較真的人,要想讓學生學會,自己必須搞懂。於是,柴海軍就買了《論語》原版、《論語》解讀、《論語》詮釋等相關著作,自己先學,然後再把深奧的理論用淺顯易懂的方式教給學生。讓他沒想到的是,一次跟學生交流時,學生説:“老師,容易懂的部分,我們都懂了,不容易懂的部分,依然不懂。”

學生的話讓柴海軍深思。之後,他又購買了楊伯俊、南懷瑾等名家解讀《論語》的書。在研究《論語》的過程中,他突發奇想,這樣朗朗上口的文字,何不讓學生先背誦,熟悉感興趣後再給他們講解,這樣學生就會有更大的收穫。那麼以吟誦的方法教學生們古文,是不是可以給孩子們增添興趣點,這也許是個教學改革點。

柴海軍説,古文,包含文字學、音韻學、訓詁學,怎樣通過生動易學的方法把古文講解得生動,引起學生的興趣,讓學生在輕鬆的心境下學習,他嘗試了很多辦法。一次,他在家看電影時,發現這樣一個場景:一個私塾先生在台上搖頭晃腦地帶着學生吟誦,學生們也搖頭晃腦地跟着吟誦。這樣的場景,柴海軍不止一次在電影和電視劇裏看過。

柴海軍想,以前教學的古文,和如今他教給學生的古文應該差別不大,比如古詩詞、韻文。他想起以前上過私塾的老者,他們背誦《三字經》和《千字文》順口就來,而且隔了那麼久依然記憶猶新。這大概和他們當時背誦時是吟誦有關,那些有着某種韻律的背誦方式好像根植在他們的記憶裏。這給了柴海軍一種啓發,他似乎找到了某種契機和靈感。

從那時起,柴海軍開始痴迷吟誦。他先上網查了一下,有不少人在研究吟誦,且派別很多,如粵語吟誦、閩南語吟誦、吳越調吟誦、遼南吟誦等,每個派別都有自己的代表人物。柴海軍抱着虛心學習的目的,先後去了廣東、福建、浙江、江蘇、四川、遼寧等地拜師學藝。雖然收穫很多,但他一直感覺那不是他想尋找的東西。

在柴海軍心裏,一直有個聲音,那是一種抑揚頓挫、張口就來的聲音,蒼涼、悠遠且雅緻,自然且有古意。這種聲音似乎就在他的心靈深處,隨時呼之欲出。

採錄吟誦,山村偶遇百歲老人

從各地學習了一圈回來,柴海軍感覺,不同地方的吟誦雖各有所長,但和他記憶裏的吟誦不是一回事。外出學習給了他啓發,他發現,那些吟誦派別都有明顯的地域特點,既然這樣,那麼我們河東這片古老的土地,也應該有着屬於自己特色的吟誦。

這一發現讓他興奮不已,他想起了舜帝伐木製琴,以歌南風:“南風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那蒼茫的聲音似乎穿越歷史,敲擊着他的耳膜,讓他心潮起伏。

河東古稱中國,這裏藴藏了太多的文化元素,那麼吟誦必然還有傳承。2008年,柴海軍利用業餘時間在河東這塊古老的土地上找尋吟誦的本源。他到民間採錄,坐上去夏縣的公交車,在夏縣祁家河站下車,那有一個山中小村,人口不多,人們分散居住在山坡之上。柴海軍進了村,向村民介紹他是康傑中學的老師,想到村裏瞭解一些老人的故事,看村裏有沒有上過學的老者。一位村民就給他介紹説,他們村最年長的是個老奶奶,這個老奶奶102歲了,每天走路嘴裏總喜歡念念叨叨,不知説些什麼,村裏人都覺得她老糊塗了,有時候問候她,她都不理會,只是嘴裏唸唸有詞。

柴海軍馬上提起精神。在村民的帶領下,他來到了老奶奶的院子裏,和老奶奶進行溝通。柴海軍問老奶奶,她平時嘴裏唸叨的是什麼,老奶奶像找到知音一樣,用夏縣方言説:“可找到一個懂學問的先生了,我這是以前跟着書院裏的夫子學的,是《千字文》。”然後老奶奶當着他的面大聲吟誦起來,那調調抑揚頓挫好聽極了,柴海軍差點落淚。老奶奶的吟誦讓他想起自己的祖母,他從小跟着祖母長大,童年的他就是聽着這樣的吟誦入睡的。他趕忙拿出手機讓老奶奶再吟誦一遍。可是,老奶奶説今天累了,怕效果不好,讓他改天再來,好好地為他吟誦。

當時真是高興極了,柴海軍想着,下次帶着照相機和錄音機再來,就興奮地告別了老奶奶。誰知沒等到他再去,就接到老奶奶孫子打來的電話,説老奶奶突然去世了。接到電話那一瞬間,柴海軍心痛不已,也愧疚不已。他為自己沒有準備好,不僅沒有留下寶貴的資料,還打擾了老奶奶的生活而心生愧疚。

這次遺憾,讓柴海軍有了經驗,後來再下鄉採錄,錄音筆、照相機、手機都得拿齊全了,他才出發。多年來,他帶領一幫人行走河東各地,採錄了大量的民間吟誦資料,其中就有一些百歲老人的珍貴資料。

從老人的吟誦風格中,柴海軍提煉總結,再研究整合,挖掘出了河東吟誦特有的韻律和風格。他開始吟誦古詩詞、《詩經》等文學經典。

慢慢地,這個講課偶然就會來段吟誦的老師,受到了學生的喜歡。去年疫情期間,他的網課受到了學生和家長的喜歡,他也成了“網紅”老師。這樣一種把吟誦加入相對枯燥的古文學習中的教學方法,受到了家長和學生的一致好評。

深究探源,河東吟誦傳承有人

柴海軍説,在語言的發展史中,口頭語言先於書面語言出現,在沒有使用書面語言進行創作之前,口頭語言本身就具有創作功能,很多民間文學其實就是以口頭語言的形式流傳下來的。比如《詩經》的“十五國風”,就是來自民間口耳相傳的口頭文學。

“漢語本身就是一種音、韻、調三者完美結合的語言。這些語言如何組合,讀起來就會抑揚頓挫、朗朗上口、韻律和諧悦耳?顯然,在遠古尚不具備大面積使用筆墨紙硯等各種書寫工具的背景下,古人依然有詩詞、文、賦、聯等文學作品產生。這些作品的產生方式就是吟誦。如果我們承認口頭文學也是文學作品的話,那麼我們就好理解吟誦本身就是一種創作方式了。”柴海軍説。

柴海軍研究發現,從很多的詩文語句中也可以看出這一點,比如“吟詠之間,吐納珠玉之聲”(劉勰《文心雕龍》)“吟詩作賦北窗裏”(李白《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我有新詩何處吟”(杜甫《楠樹為風雨所拔嘆》)“吟罷低眉無寫處”(魯迅《無題》)……還有很多美術作品也能體現出這一點,如《屈子行吟圖》《太白行吟圖》《松院閒吟圖》《玉人吟嘯圖》等作品。

2014年,柴海軍在教育部門的支持下,開始推廣吟誦,在運城人民路小學、明遠小學等5所學校為學生老師吟誦。慢慢地,知道的人越來越多了。到了2015年,有十幾個人跟着柴海軍學習吟誦,柴海軍成立了河東吟誦社。

2016年,柴海軍將河東吟誦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想記錄河東吟誦這種最古老的吟誦方式,讓吟誦有傳承。

第一次申報資料沒有通過,回饋回來的意見是,河東吟誦項目很好,但沒有寫清楚傳承的淵源。柴海軍不氣餒,按照規定不斷完善申報資料。他向有關部門諮詢,瞭解到他的資料裏缺少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傳承譜系,而且傳承不能少於五代。

柴海軍弄明白問題的癥結,回到家後心情複雜,但他沒有放棄,內心一直有一個聲音告訴他,要堅持。他坐在書桌前,聽着那些從鄉間採錄回來的百歲老人的吟誦錄音,突然非常思念祖母。柴海軍想起,祖母是最早教他吟誦的人。他在書櫃裏翻找,竟然從一本舊書裏找到了祖母的遺照。

柴海軍望着祖母親切慈祥的面容,心中湧起一股熱潮,瞬間淚如泉湧。童年的記憶如潮水向他湧來,柴海軍8歲前一直跟祖母生活在一起,祖母是他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在他的記憶裏,祖母吟誦的那些古詩文,貫穿了他的整個童年。祖母親切的聲音在他耳邊迴盪着,柴海軍頓悟,就是這種親切柔和的聲音,滋養了他的整個童年。這些年,他一直在尋找的,就是祖母在他耳邊吟誦詩句的聲音。柴海軍呆坐那裏,似乎一瞬間明白了什麼,冥冥之中命運自有安排。祖母的聲音那麼温柔,早已紮根在他的記憶裏:“明月松前照,清泉石上流……”

他回到故鄉絳縣南樊鎮馬泉村,伯父告訴他,祖母是絳縣衞莊鎮雎村人,祖母家是村子裏的大户人家,祖母是上過家塾的。當時,家裏專門蓋了幾間房子當學校,還請了先生,祖母就是在家塾裏上的學。

追本溯源,祖母的老師是絳縣西吳壁人,而祖母老師的老師姓景,是運城安邑人……因為傳承有序,後來柴海軍申報的吟誦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得以成功。

帶着這份責任,柴海軍在河東吟誦方面深入研究。隨着吟誦進入課堂,影響越來越大,再加上他多年的努力,河東吟誦成為吟誦界不可小覷的一個流派。

柴海軍為在河東吟誦方面付出了很大努力。他説,作為河東吟誦的傳承人,他要把這個他熱愛的事業發揚光大,繼續傳承下去。揹負着這份責任,柴海軍輕歌慢吟,無畏前行。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