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有一種生活叫看戲

來源:運城日報發佈者:時間:2021-01-14

●馮明青

我從小就喜歡蒲劇。

十三四歲的時候,村裏鬧家戲,我濫竽充數,以二胡伴奏。媽媽在台上演《蘇三起解》裏的蘇三,我在台側吱吱扭扭“殺雞”。1969年,我從萬榮中學畢業,回村接受了一年多貧下中農再教育,不論是春秋學扶犁耕地,還是五黃六月在場裏跟着碾麥,都能聽到鄉親們那大吼的“亂彈”。記得我們村口有一位單身大爺,他雖是智障者,但蒲劇老戲段卻唱得有板有眼。一到晚上,我都會到巷口聽他唱上幾段。後來,不管上學、當兵,還是轉業到電視台,我始終是戲迷一枚。1990年春節,我和王益民台長還與臨汾電視台合作,策劃組織拍攝了9集舞台藝術片《河東戲曲薈萃》,解説詞是我撰寫的,播出後反響極好。

故此,數十年來,我與運城蒲劇界的幾朵“梅花”都是比較熟悉的,特別是景雪變。我以為,雪變就是為蒲劇而生的。她有演戲的天分,長相俏麗,身段苗條,嗓音甜美,極具表演天賦。她後天刻苦練功、學習繼承,革故創新、教書帶徒,業已形成自己獨特的蒲劇表演藝術風格。在承師前輩藝人、借鑑同行特點的基礎上,她綜合了花旦、刀馬旦、小旦、老旦、武旦、青衣、花彩的表演方式,在唱、念、做、打、舞、音樂、服裝、扮相等各個方面,不斷進行創新和發展,將蒲劇的唱腔、表演藝術及藝術主張、傳承教育,提高到了較為完美的境界。

雪變早慧,11歲時就以《紅燈記》中李鐵梅的一段唱腔嶄露頭角,被運城縣蒲劇團看中,成為劇團年齡最小的學生;15歲時,即以《劉胡蘭》一角首挑大樑,在運城人民劇場連演24場,引起戲劇界極大關注。繼而,她扮演了眾多主要角色,直到她後來主演蒲劇電影《竇娥冤》《山村母親》,將蒲劇表演推向高峯。專家評論曰,“景雪變是位大才”,是“戲路很寬的全才演員”“蒲劇藝術集大成者”。她成為專家和觀眾公認的蒲劇表演藝術家。

自2002年4月起,雪變擔任運城市文化藝術學校副校長、運城市蒲劇青年實驗演出團團長、運城學院特聘教授及音樂系學科帶頭人等,她更加註重戲曲理論研究、著書立説,更致力於蒲劇後繼人才培養。2005年至今,她已和指導老師一起培養出40多名全國戲曲小梅花獎演員,蟬聯兩屆全國第一。她獲得“文華表演獎”、中國戲劇二度“梅花獎”、第13屆世界民族電影節“最佳女演員獎”,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成為一位業績卓著的蒲劇表演藝術家和蒲劇表演教育家。

從蒲劇表演藝術家到蒲劇表演教育家,再到景派藝術的形成,這,就是景雪變藝術道路的軌跡。戲劇流派,是以特定的戲劇觀念和具體的藝術表現方法為標誌的,具有羣體性。但在論述其特點時,也只能以流派創立者的理論昇華、表演特色,為該流派的顯著特徵提煉概括出來。戲劇流派的物理指標不好定,也沒有國家標準,竊以為只要這個流派的藝術足夠、傳人足夠、成果足夠、影響足夠,也就“足夠”了。

一個戲曲流派的形成,需要功力的不斷積累及時間的長久沉澱,既不能速成,也不能不及,更不能自封。雪變從藝五十年,舞台、講台兩相宜,既唱且教,桃李滿天下。其藝術特色與傳統蒲劇藝術相比,有創新;與現代蒲劇表演相比,有提升。

我喜歡景雪變的戲,也敬佩她的人品、戲德。我的兒子是電視台記者,與景團長也很熟。記得有一年,我和他帶小孫子去鹽湖區席張鄉找一位鄉村中醫推拿看病。老中醫的牆上掛一把二胡。交談中得知,他是景雪變的戲迷,很喜歡景雪變及她的戲。兒子打電話給雪變,她立馬答應送老中醫一套蒲劇光盤,説下次捎去,高興得老漢説啥也不收那10元小兒推拿費。她與戲迷的許多故事,足可以寫成一部奇雋的厚書,令更多人感動。

雪變的戲我以前看過許多,純為欣賞;後來受命撰寫景雪變表演藝術的書,又補看重看了不少,越看越覺得她悟性極好,演藝水平極高;越看越覺得蒲劇深奧,不愧為中國四大梆子之祖。戲曲是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是人民羣眾永遠的精神食糧。半個世紀以來,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景雪變為中國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蒲劇,創造了一系列輝煌,可敬可賀。我曾懷疑過地方戲劇的侷限性。我們這些人愛聽,外地呢?從景雪變的《關公與貂蟬》《山村母親》等在北京、上海、蘇州乃至美國演出的熱烈反響,特別是蒲劇電影《竇娥冤》《山村母親》獲大獎並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首映,在院線上映,我更加深了對“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這一論斷的理解。同時也理解了山西省啓動編撰《蒲州梆子志》的重大意義。

景雪變主演的《山村母親》,我現場看過三次,還看了電影,次次感動,次次淚崩。最近一次看是在她的蒲景苑。她發微信問還看不,我説看。景雪變50年為戲而活,篳路藍縷,風雨兼程,以已演出2000餘場的經典劇目《山村母親》為標誌,景派藝術日臻成熟。蒲劇藝術需要一代又一代戲劇工作者堅守與傳承,發展與創新,需要更多的景雪變和她的傳承人共同撐起蒲劇這艘航船,乘風破浪、繼續前行。祝願她不離舞台,不離講台,不斷探索,藝術之樹長青!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