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經濟>

誰能想到,在萬榮的一個小荒溝裏,竟有一個輻射數省的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國內先進”項目——

於無路處,起通途

來源:運城日報發佈者:時間:2021-01-11

記者 陳永年

新爾奧公司工人在處理廢舊反光膜  記者 陳永年 攝

眼前的這座小山溝,原本沒有路,戴顯嬌來了,就有了路。原本崎嶇逼仄的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利用之路,他連走4年,竟有走成通途的趨勢!

這是萬榮縣榮河鎮北辛村的南溝,溝口一塊版面上,有戴顯嬌公司的名字:山西新爾奧農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爾奧公司)。

這家與某個知名快餐品牌雞翅名字相似的公司,就在這裏對農膜(反光膜)、秸稈、畜禽糞污等農業廢棄物進行資源化利用。經中國高新技術產業經濟研究院專家組從技術創新、設備創新、節能環保、輻射帶動4個方面綜合評判,該公司的廢舊反光膜資源化利用項目被推薦認定為“國內先進”項目,躋身於山西省“六新”項目名錄。

拉進溝的全是無用的垃圾,拉出溝的全是有用的資源。新爾奧公司的業務不僅涵蓋整個運城市,甚至輻射到陝西、青海、甘肅等省份。

2020年是公司創辦的第4年,營業額達到3500萬元,利潤五六百萬元。這在整個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利用行業中,極為難得。

1月5日,記者入溝零距離探究。

山溝溝裏的“降魔人”

我市是蘋果生產大市,蘋果年產量40億公斤,約佔全國總產量的十分之一。近年來,為了提高蘋果質量,果農大量使用反光膜。反光膜的確讓蘋果着色更均勻,更有“賣相”,更能賣上好價錢,但是,蘋果採摘之後,如何處理遍地的反光膜,卻成了讓人頭疼的大難題。

反光膜的主要成分是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醇(PET)和單質鋁,反光膜缺少二次使用價值並且不能降解,飄落到路邊、樹枝、高壓電線上,有礙觀瞻更有安全隱患。掩埋處理吧,容易造成金屬鋁對土壤、地下水的污染;單獨焚燒吧,會產生二噁英、重金屬等有害物質造成二次污染。目前我國廢舊反光膜循環再生利用技術研發和應用處於起步階段,技術規範和工藝設備標準還未制定。

好用但不好處理,反光膜一時成了“反光魔”。世上有魔,自有人降。2016年再次回到萬榮的戴顯嬌,就成了這樣的“降魔人”。

戴顯嬌是浙江温州人,1987年,剛滿18歲的他像眾多同鄉一樣外出謀生。他來到萬榮,做起理髮的生意。誰也沒想到,原本只是浮萍一站的萬榮,他一待就是10年,直到1997年才離開。在萬榮期間,他與當地一個姑娘戀愛、結婚,有了兩個孩子。從此,萬榮就成了他真正意義上的家,哪怕以後他又在山東打拼近20年,每年春節還是回萬榮過。

2015年萬榮縣政府到青島招商,希望戴顯嬌能回“鄉”發展。在特殊情愫的推動下,戴顯嬌幾乎沒怎麼考慮,雙方的手就再次握到了一起。2016年建廠,當年投產,當年達效。

“我雖然是温州人,但對萬榮太熟了,上至書記、縣長,下到各局、各鄉鎮負責人,都熟悉,甚至我都跑遍了全縣絕大多數的村子。”戴顯嬌笑着又補充了一句,“18歲之前我是温州人,之後就更像是萬榮人了。”

回到萬榮,他選擇了黃河邊的一個小荒溝,清理場地,建設車間,開創自己農業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的事業。

第一年,當地資源豐富的廢舊反光膜就給他上了一課。

他把廢舊反光膜中大片的挑出來,做可以拉果樹枝條的繩子,這是他回收處理反光膜的最初級手段。招兵旗一豎,呼啦啦就送來了300噸廢舊反光膜,工人整整幹了4個月才處理完。還沒等他喘口氣,第二年,反光膜的回收量就猛增到了1600噸。

戴顯嬌傻眼了。

其實想想這事也在意料之中。運城是果業大市,反光膜應用已非常普及,別説其他蘋果主產縣(區),哪怕只算萬榮一個縣,每年蘋果種植中產生的廢舊反光膜就超過1400噸。

這些一度讓果農及各級政府頭疼的反光膜,忽然由壓力變成了動力,由垃圾變成了資源,怎麼不會源源不斷地湧向戴顯嬌呢?

“反光魔”已來,“降魔人”怎麼辦?

躋身全省“六新”名錄

人工加機器將反光膜做成繩子,一個問題是處理效率不高,另一個問題就是無法處理全部反光膜,很多反光膜已成碎片,怎麼辦?戴顯嬌與中國農科院、山東農科院、山東萊陽農科院、山西農科院建立產、學、研合作關係,加大科技研發力度,以科技創新謀發展,以循環利用增效益。

反光膜的處理比普通農用地膜難度更大,因為相對較重,反光膜在水中不沉底、不上浮,而是漂在中間,如何將其與其他雜物分離,是個難題。行業中慣用的沖洗方法是摩擦式,但極易使兩片反光膜粘在一起,中間的夾層清洗不乾淨,影響最終產品的質量,這也是個難題。類似這樣的難題,都需要一個個通過實操得到解決,而且還得是最低成本、最大效率的解決方案。

全國做農膜回收處理的企業也不少,但大多都在生死線上掙扎。出生在有着濃厚市場經濟氛圍的温州,戴顯嬌身上的市場意識幾乎是與生俱來的。

“必須盈利,否則公司根本不可持續,走不長遠。”他説。

可持續首先源於科研創新。通過工藝流程創新,實現綠色循環的生產過程,特別是霧化脱鋁技術,是國內反光膜循環加工利用行業的首創,速度快,不受温度影響。另外,還通過設備研發創新,解決廢舊反光膜清洗過程半浮不沉的問題,解決反光膜袋鐵絲損害粉碎機刀片的問題,解決無法有效清洗包裹在反光膜中的泥土和雜質問題,解決清洗後反光膜乾燥速度慢問題……創新過程中成果不斷,僅到目前為止就產生了25項專利,其中9項已經收到專利證書。

戴顯嬌根據實際遇到的問題,投入精力、智力和資本,漸漸找到了投入與收益之間的技術平衡點。反光膜20%是反光粉,通過技術將其與塑料膜分離,一噸反光粉就多了3萬元的收益。清洗的藥水,他也通過改進流程進行回收,實現重複利用。

更注重創新,更注重實操,更注重細節——真是有同行無同利,戴顯嬌就在這個別人不掙錢的行當中,實現了連年盈利。

2020年,公司回收廢舊反光膜1.2萬噸,而運城整個反光膜的用量才4000多噸。所以,更多的廢舊反光膜來源於外市和外省。在前不久,就有來自甘肅省的人,與他洽談地膜回收處理合作。而目前公司正在籌備建設第3條生產線,今年投產後,年處理反光膜的能力將提高到2萬噸。

除開效益更大的環保賬,僅廢物利用一項,就可幫農民增收167萬餘元。同時改良400萬畝蘋果種植土壤質量,推動萬榮、臨猗及山西省蘋果產業綠色生態發展。

在萬榮縣政府的支持下,戴顯嬌在全縣建起了21個廢舊反光膜回收點,還在臨猗縣佈局了11個回收網點。在萬榮,政企合作創新的户撿拾、組督查、村轉運、站收儲、企利用的“五級一體”廢舊反光膜回收利用模式,成效顯著,得到了國家、省、市農業部門的關注與認可。

新爾奧公司作為山西省廢舊反光膜回收利用收儲總站,輻射帶動周邊陝西、青海、甘肅等省份,促進廢舊反光膜回收利用綠色生態發展。目前,該公司已啓動山西省廢舊反光膜收儲運長效體系建設,重點推進廢舊農膜PET熱熔塊、廢舊反光膜生產農用黃金繩、廢舊反光膜脱鋁技術研發推廣,開展農膜機械化撿拾機具、可降解型農膜、超薄型農膜等科技攻關,加強農膜機械撿拾、粉碎、回收聯合一體化作業設備技術研發,探索山西蘋果反光膜資源管理大數據平台和台賬系統(農膜使用數量和分佈統計、農膜污染數據、農膜回收數據)、農膜污染監控預警系統等課題實踐研究。

系統化變廢為寶

在這個山溝裏,送進來的全是於農民無用的,拉出溝的全是可以再次利用產生利潤的。在這個產業鏈中,除了廢舊反光膜,還有其他。

地裏種下玉米、小麥、棉花什麼的,收穫完之後那些秸稈怎麼辦?以前有兩種辦法,一種是自己收拾,因為來年地還要種嘛,但往哪堆放是個問題;另一種是粉碎還田,請人幹還是自己幹不是費勁就是花錢。戴顯嬌進溝之後,給出了兩種新選擇:給他打電話,他帶着機械前去免費收拾,當然收下的秸稈得歸他;村民想自己收拾也可以,收拾下東西送給戴顯嬌,有多少要多少,小麥玉米秸稈一噸280元,棉花稈一噸160元,豆稈一噸380元。

市場是不歡迎純粹的慈善家的,戴顯嬌不是也不願去做慈善家。他回收各種秸稈,為的是處理和利用——

通過除雜、除鐵、高温、高壓、發酵等一系列處理,將秸稈做成飼料,可用於公司養殖,也可賣給其他養殖户,這叫飼料化利用;加入回收來的畜禽糞污,做成有機肥,賣給種植户,這叫肥料化利用;壓緊壓實,做成生物質燃料,供各種生物質鍋爐使用,這叫能源化利用;做成食用菌棒,生產食用菌,這又是基料化利用。

通過秸稈的“四化”綜合利用,農業種植的廢棄物產生了效益,在不影響環境和保障農業生產可持續的同時,為種植户和回收企業都增加了收入、減少了成本,實現了多贏。

2016年投產以來,企業每年回收利用的秸稈量隨着農民種植品類上下浮動,但幾乎在10萬噸左右。

在農村,最容易污染環境的,養殖業當算一個。大的養殖企業自不用説,有實力建設自己的糞污處理系統,但散户卻不行了。投資投不起,依法行事又划不來,那結果要麼是不養,要養的話,不是假裝監管就是假裝被監管。

有沒有一種既能讓養殖散户合法合規又合理地挺起腰桿好好養殖,又能讓國家的相關法規得到切實執行的辦法?萬榮縣圍繞着新爾奧公司,建立了一套新的畜禽糞污處理體系。

在政府的支持下,新爾奧公司與各養殖散户簽訂協議,養殖所產生的糞污由其進行處理。政府資助給養殖户建起池子,公司給每個養殖户配備固液分離設備,企業定期前往處理。固體糞污拉回企業做原料生產有機肥,沼液無害化處理後輸送到農田成為液態肥。養殖户不用投資環保設施,只需要每車8噸固體糞污給企業出30元的費用。如此,養殖户、企業、社會又一次實現了多贏。

如今,新爾奧公司每年從養殖户那兒回收7萬噸的固體糞污,然後加入各種秸稈生產出3萬噸的有機肥料。

新爾奧公司原名為山西新爾奧農牧開發有限公司,2017年在山西股權交易中心培育板(農業板)掛牌。去年年底,經過股份制改造之後,公司更名為山西新爾奧農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即將在晉興板掛牌。

山西股權交易中心是省政府唯一批准設立的區域性股權市場,晉興板是該中心的最高層次板塊。晉興板掛牌企業可享受培育孵化、股權託管、股權定價等服務,最終實現企業成功登陸新三板、創業板等更高層次資本市場。

對於企業的未來,戴顯嬌很是樂觀,樂觀的原因除了國家政策支持之外,更有着他自己的經營理念和盈利模式。

他説,現在公司是花錢研發技術,以後就可以用技術賣錢了。以農膜回收利用為例,一方面回收處理利用農膜,另一方面還可以與其他區域合作,推廣公司研發的處理技術和收運儲體系,後者可能才是更大的利潤增長點。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