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註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黃河晉韻(下)

來源:發佈者:李廣潔時間:2020-12-29

黃河戰事

黃河為山西之襟帶,是山陝兩地之間的天然界河,戰略位置極其重要。在數千年曆史上,黃河兩岸戰事不斷,刀光劍影,硝煙瀰漫。許多發生在黃河兩岸的重大戰役,都對歷史的發展產生了重大影響。

◆秦晉黃河之戰 春秋時期,秦晉兩國為了爭霸中原,在黃河金三角地區不斷挑起戰端。公元前645年,秦晉在風陵渡附近發生了“河曲之戰”。公元前645年,秦晉兩軍在今陝西韓城發生了“韓原之戰”,晉國不但失去了河西之地,更使秦國一度佔有河東部分地方。公元前627年,晉軍南渡黃河,在崤山伏擊秦軍,大獲全勝,晉國由此遏制了秦國東進中原的企圖。公元前615年,秦晉又在風陵渡附近發生了“羈馬之戰”。

◆秦魏黃河之戰 戰國前期,魏國向外擴張,向西渡過黃河,佔領河西之地。魏文侯任用吳起為將,攻克秦國河西的臨晉(今陝西大荔縣)、元裏(今陝西澄城縣)。次年,吳起再次率兵伐秦,一直打到鄭縣(今陝西華縣)。魏國設立西河郡,吳起經營西河27年,秦軍不得東向。後來秦國崛起,魏國不但割讓了河西,黃河東岸的皮氏(河津)、汾陰(萬榮)、蒲坂(永濟)也經常受到威脅。

◆曹操與馬超潼關、蒲坂之戰 211年,雙方的軍隊在潼關相持多日,曹操暗中派徐晃率4000人從蒲坂(即蒲津)渡口過黃河,在河西紮營,接應大軍由河東進入河西。徐晃西渡成功,曹操大軍從潼關渡河北上風陵渡,又從蒲坂西渡黃河。大軍西渡後,部隊的糧草都由河東地區供應,史稱“軍食一仰河東”,蒲坂渡口又成為繁忙的軍需運輸碼頭。曹操在風陵渡和蒲坂,搞了一個漂亮的大迂迴,戰略部署堪稱完美。

◆東、西魏潼關、蒲坂之戰 537年,高歡陳兵蒲坂,想趁西魏在長安立足未穩之際,一戰而消滅之。高歡在黃河上建造了3座浮橋,擺出了大軍過河的架勢。經驗豐富的宇文泰看破了高歡的戰略意圖,先在潼關襲擊了高歡的部將竇泰,東魏夾擊西魏的企圖破滅,駐紮在蒲坂的東魏大軍只得退兵。西魏的軍隊過河追擊,高歡反落了個損兵折將。

◆北齊、北周的河防 北齊文宣帝高洋在位時,北齊軍力強大,北周常常怕北齊大軍西進,每到冬天,就派兵守在黃河西邊鑿開冰凌,以阻斷交通。武成帝高湛即位後,北齊朝政逐漸混亂,國力衰弱,每到冬天,變為北齊軍隊在黃河東邊鑿冰,防備北周軍隊入侵。

◆唐初蒲州之戰 617年農曆八月,李淵父子從太原起兵南下。九月,李淵率軍包圍蒲州。蒲州城高險峻,唐軍久攻未克,只好先渡過黃河,向長安進發。從617年九月到620年正月,歷時兩年多,經過多次勸降、數度換將,唐軍才拿下蒲州城,李淵專程到蒲州視察。

◆郭子儀收復蒲州 “安史之亂”爆發後,今山西大部為叛軍佔領。郭子儀認為蒲州地處長安、洛陽之間,從蒲州出兵佔領潼關,可切斷兩京叛軍之間的聯繫,然後兩京可圖。郭子儀指揮唐軍從今大荔縣渡河東征,先收復蒲州,接着收復安邑,南渡黃河,收復陝郡、潼關。在收復河東半年之後,唐軍先後收復兩京。

◆唐末蒲州之戰 880年,王重榮據守蒲州,連敗黃巢的起義軍。882年九月,駐守同州(今大荔)的朱温向王重榮投降。不久,駐守華州(今華縣)的起義軍將領也向王重榮投降。唐軍不戰而收復同州、華州兩處戰略要地,掌握了戰略主動權。唐軍以蒲州為大本營,用了兩年多時間收復了長安。因為蒲州的拱衞作用,唐王朝又延續了20多年,駐守蒲州的軍隊從此被稱為“護國軍”。

◆後漢蒲州之戰 948年,駐守河中(蒲州)的護國節度使李守貞、駐守永興(今西安)的趙思綰、駐守鳳翔(今寶雞)的王景崇聯合起來反叛後漢,郭威奉命赴蒲州平叛。三路大軍分別從茅津渡、風陵渡、蒲津渡進入河東。郭威採取圍而不攻的戰術,又組建水軍在黃河岸邊守候,防止敵軍偷渡。經過一年多的圍攻,叛軍糧盡力竭,漢軍發起攻擊,攻克蒲州城。

◆金元蒲州之戰 金朝末年,蒙古大軍南下。黃河之濱的蒲州城因形勢險要,成為金軍和蒙古軍隊爭奪的焦點。從1217年前後金軍第一次焚燒蒲州城開始,到1231年金軍徹底從蒲州敗退,十餘年間,蒲州城在金軍和蒙古軍隊之間數易其手,最激烈時,8個月內四易其手。蒲州城飽受戰火摧殘,不但城樓被燒燬,古城附近建於北周時期的鸛雀樓和建於唐開元年間的黃河浮橋都被焚燬。

◆明代中期的偏關、河曲河防 弘治十四年(1501)以後,蒙古韃靼部經常進犯晉西北,偏關、河曲臨黃河,焦家坪、娘娘灘、羊圈子等地,“皆套虜渡口,往來蹂踐,歲無虛日,保障為難”。終明一代,河曲樓子營等地的戍邊官軍白天目不交睫、夜晚寢不貼席。

◆李自成大軍過龍門 1644年正月,李自成在西安建立大順政權。正月初八,李自成率領50萬農民軍,從龍門古渡過黃河,取道山西,一路北上,先後攻陷平陽、太原、忻州、代州、寧武等地,進軍大同,直逼北京。

◆捻軍東過壺口 1867年12月,西捻軍首領張宗禹率6萬軍隊準備東渡黃河。恰逢朔風大起,黃河突然結冰,捻軍由陝西宜川縣壺口踏冰過黃河,在壺口瀑布之南的七狼窩渡口上岸,突破清軍的黃河防線,攻克吉州(今吉縣)、鄉寧、絳州等地。

◆紅軍渡河東征 1936年,紅軍渡河東征,轉戰山西50餘縣,擴大紅軍8000餘名,發展了黨的地方組織,在山西播下了革命火種。2月20日,紅15軍團從北起綏德縣的溝口、南到清澗縣的河口百餘里的渡口,同時發起攻擊,在山西石樓縣賀家凹、中陽縣三交鎮登岸。3月,紅28軍在興縣羅峪口登岸。5月初,紅軍分別從延水關、永和關、清水關、鐵羅關渡過黃河,返回陝北。

◆禹門口保衞戰 1938年12月20日,日軍企圖偷襲禹門口渡過黃河。中國守軍第61師兩個營從陝西東渡黃河,在師家灘登陸,從東龍門山側翼向日軍發起攻擊,經過血戰,在12月30日重新收復了禹門渡口及龍門山陣地。此役給日軍以重創,粉碎了日軍進犯大西北的企圖。

◆抗戰期間的河防保衞戰 抗戰期間,日軍企圖從山西強渡黃河,進犯陝甘寧邊區。保衞千里黃河防線,打擊日軍的侵犯,成為黃河兩岸軍民的主要戰鬥任務之一。在1938年到1942年的河防保衞戰中,八路軍河防部隊在磧口、孟門、軍渡、柳林鎮、馬頭關等地多次擊潰日軍的進攻。抗戰期間,保衞黃河就是保衞陝甘寧邊區,就是保衞大西北,黃河防線的安危事關民族存亡。毛澤東曾面對黃河説過這樣的話:“你可以蔑視一切,但不可以蔑視黃河。蔑視黃河就是蔑視我們這個民族。”

黃河詩韻

黃河既是一條歷史的河流,也是一條充滿詩韻的河流,僅在黃河晉南段,就有歌詠黃河的佳作無數。“咆哮萬里觸龍門”,盡現黃河磅礴之勢;“蒹葭蒼蒼”,略展黃河柔美之態。

《詩經》中就有一些描寫山西南部黃河的作品,《魏風·伐檀》有“河水清且漣猗”“河水清且直猗”“河水清且淪猗”等詩句,是對黃河之水的細微觀察和讚美。《魏風·汾沮洳》中的“彼汾沮洳、彼汾一方、彼汾一曲”,應該是對汾河入黃口的景色描寫。《秦風·蒹葭》寫到秦晉之間的黃河之濱濕地景色:“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漢元鼎四年(前113)秋天,漢武帝到汾陰縣祭祀后土。在完成祭祀后土的儀式之後,漢武帝泛舟於河、汾之間,同羣臣歡宴於船上。極目四望,秋風蕭瑟,草木落黃,鴻雁南歸。武帝即景生情,吟唱了千古流傳的《秋風辭》:“秋風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泛樓船兮濟汾河,橫中流兮揚素波。簫鼓鳴兮發棹歌,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後來在河東寫黃河秋景者頗多。

蒲州居河山之勝,登上鸛雀樓,前瞻中條,下瞰大河,西望華山,因而吸引了眾多詩人觀覽題詠。因為歌詠鸛雀樓的作品很多,當時還專門出了一本《河中鸛雀樓集》。在唐代歌詠鸛雀樓的詩作中,以王之渙、暢當、李益、司馬札的詩最為有名。暢當的《登鸛雀樓》:“迥臨飛鳥上,高出世塵間。天勢圍平野,河流入斷山。”極寫蒲州河山之勝、鸛雀樓之高大。李益的《登鸛雀樓》:“鸛雀樓西百尺檣,汀洲雲樹共茫茫。漢家簫鼓空流水,魏國山河半夕陽。事去千年猶恨速,愁來一日即為長。風煙並起思鄉望,遠目非春亦自傷。”則是一首懷古之作,兼有思鄉之意。司馬札的《登河中鸛雀樓》:“樓中見千里,樓影入通津。煙樹遙分陝,山河曲向秦。興亡留白日,今古共紅塵。鸛雀飛何處?城隅草自春。”是寫景兼抒懷的詩作。前四句寫登高望遠所見的千里山河,後四句發今古興亡之嘆。而王之渙的《登鸛雀樓》名氣最大,“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寫出了詩人在登高望遠中表現出來不凡的胸襟抱負,寥寥數字,山河如畫,大海在望,氣勢千里,具有典型的盛唐氣象。在唐代之後,黃河之濱的鸛雀樓已經成為一個永恆的文化符號。宋代詩人陸游《雜感》:“一樽易致葡萄酒,萬里難逢鸛雀樓。何日羣胡異種盡,關河形勝得重遊。”陸游在詩中,把黃河、鸛雀樓作為中原河山的代表。

蒲州的河山形勝,也是詩人關注最多的。韓愈的《條山蒼》:“條山蒼,河水黃。浪波沄沄去,松柏在高岡。”雖然只有短短的四句,但山水相映,動靜有致,條山之蒼、河水之黃,山之靜、水之動,宛如一幅雄闊的山水畫作。唐代李山甫《蒲關西道中作》:“國東王氣凝蒲關,樓台帖出晴空間。紫煙橫捧大舜廟,黃河直打中條山。”描寫了蒲津關附近的山河形勝與名勝古蹟。明代楊博《河中形勝》:“秦晉相望雞犬聞,黃河一派就中分。西連仙掌明初日,北接龍門起暮雲。”清代王士禎《中條山下作》:“中條初日上,嵐影變朝昏。芳樹重重塢,流泉曲曲村。河流趨砥柱,山勢鎖關門。”都是描寫河東山河之勝的佳作。

古代有不少縣城都臨河而建,王維的《登河北城樓作》,就是一首描寫黃河古城河北城(河北即今平陸縣)的詩作。“井邑傅巖上,客亭雲霧間。高城眺落日,極浦映蒼山。岸火孤舟宿,漁家夕鳥還。寂寥天地暮,心與廣川閒。”這首詩是典型的“詩中有畫,畫中有詩”。詩人把雲霧作為全詩的背景,使整個畫面呈現出如夢如幻的感覺。高高的城樓、寬闊的黃河、蒼翠的青山、西下的落日、岸邊孤舟上的漁火、水鳥相伴的歸舟,真是一幅無比動人的山城黃河夕照圖。

歌詠黃河龍門的名詩也不少。李白詩句:“黃河西來決崑崙,咆哮萬里觸龍門。”描繪了黃河在龍門激盪的磅礴氣勢。明代薛瑄的《禹門》:“連山忽斷禹門開,中有黃河滾滾來。更欲登臨窮勝景,卻愁咫尺會風雷。”寫出了黃河在禹門口的奔騰之狀,首句的一個開字,當年大禹治水、黃河出龍門的情形躍然而出。清代魏源《龍門》:“不放黃河走,層層鎖石門。架空騰雪浪,奪隘戰乾坤。南北中條劃,地天人力尊。如何開闢久,元氣尚渾渾。”把黃河衝破重重險阻,在龍門的排山倒海之勢展現得淋漓盡致。

在黃河流域各省中,山西處於黃河幾字形大拐彎的臂膀裏,兼有南北向、東西向的河道。在中華文明發展史上,山西的黃河文明既處於西部文明與東部文明區域的過渡帶,又處於北部草原文明與中原農耕文明的過渡帶,東西南北的文明在此交匯,形成了歷史時期山西地區絢麗多彩的文化。

黃河晉韻,韻味無窮。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註明“發佈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